coiored

杂食,特别杂

希望大福3快点上映呀,超级期待接下来的冒险😆

[瑞嘉]那是一颗星星

那是一颗星星

穷逼警察格瑞和星星螺丝
ooc有,格瑞吐糟慎入
想到哪写哪,思维混乱
见谅

chapter1

“喂,人类,带我回家。”金发的孩子嚣张地说。

半小时之前,格瑞如往常一样,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出发去市中心的警局上班。

见到一个红灯,格瑞正准备停车,一团金灿灿,自带特效的东西划过天际“嘭”地砸在了他的车前盖上,整个车几乎都要凹了进去。

……你大爷的。
格瑞震惊地看着那个坑,还没抬头,一根黄黑相间的棍子就直直捅了进来,挡风玻璃“咔嚓”碎了。

我的车我的车我的车……
格瑞被吓到不能呼吸,盯着那个金光闪闪的东西脑子里一片混乱。
“渣渣,从今以后,我,嘉德罗斯,就是你的星星。”
格瑞抬头,金发的孩子逆着晨光,手中一根警戒线样的棍子,左脸上有一颗小星星,一双金色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神经病吧。”

嘉德罗斯躺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懒洋洋地看电视,薯片渣掉了一沙发。

格瑞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霸占着他的电视他的沙发他的酸奶味薯片的小霸王。

“你起来。”不爽。

嘉德罗斯动都没动,抬眼看了他一眼,“不要。”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格瑞只能挨着他坐下,拿着遥控器换台。

几天前,这个小霸王从天而降,砸了他的车还非要他带他回家,格瑞顿时气到七窍生烟,看着他的车心痛到无以复加,你以为警察叔叔的工资多到花不完吗!!

没等他开口,就看见那小子轻蔑地一笑,抽出手里的棍子一挥,破碎的玻璃飞了起来,车前盖和车玻璃就都复原了,车子似乎还在闪闪发光。

“……”
“哼,渣渣,我可是星星。”

“你到底是什么。”格瑞盯着电视问道。

“愚蠢的人类。”嘉德罗斯扔掉空薯片袋子,舔了舔手指说“我来自凹凸宇宙,是那里最亮的星星。”

确实够亮的。

“我遭到一群渣渣的暗算,被下了诅咒,解除的方法就是找一个人类当他的星星,满足他的三个愿望。”

“……”格瑞转头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这不是很容易吗。”

“哼,人类是世界上最贪婪最反复无常的生物,要满足谈何容易?”

“哦。”

“那么,人类,你有什么愿望?”

“帮我扫下薯片渣谢谢。”

“渣渣,你敢小瞧我?!”

“你做不到吗。”

“哼!”唰的一声沙发干干净净,连整个客厅都闪闪发光。

“这不是你心底的愿望,就算实现也是没有用的。”

格瑞盯着他手里突然出现的黄黑相间的棍子,问道:“那是什么?”

“这个?”嘉德罗斯随意挥舞了下他变小了的棍子,“这是大罗神通棍,我的武器。”

“……魔法棒?”

“嗯?”

事实证明,星星是不好养的,况且格瑞只是个穷逼警察而已,每天早出晚归,还要伺候(喂养)家里的一位星星大爷,虽然这位大爷说自己按照人类的年龄才九岁。

“格瑞,你最近看起来很累啊。”金,和格瑞在一个警局的发小抱着文件看着他。

格瑞摆摆手:“家里来了一只野猫。”

“咦,真的吗,什么样子,我可以去看看吗?”金好奇地问道。

“黄的,不能,”从头黄到脚,整个金灿灿的。

“啊,为什么?不好养吗?”

“很凶,难养。”渣渣、渣渣叫个没完,脾气大又挑剔,自从上次薯片渣后,螺丝大爷就再也拒绝使用他的魔法棒。

“那有名字吗?”

“叫假的螺丝。”

“??”

﹏﹏﹏﹏﹏
“那么,人类,你有什么愿望?”

“再来三个愿望谢谢。”

超危险关系〈上〉

       
        昏暗里看不清人脸,灯光随声线沙哑的音乐乱转,荷尔蒙浓郁得快要爆炸。

       “什么地方啊这是……”金心里一阵忐忑不安,为了任务,他们今天特意好好装扮了一下。金色的刘海半被梳上去,身上的皮夹克和紧身牛仔裤,裤脚被心机地裁了一大截,露出白皙的脚踝。一副青春活力又gay气满满的样子。

        没错,这次的任务地点是在一家有名的gay吧,资料显示,这一片乌烟瘴气之下,隐藏着毒品走私的罪恶交易。而金的任务是扮作酒吧演出新人,挥洒青春的汗水来吸引某个好这一口的变态走私犯,嘉德罗斯和格瑞负责监视追捕顺带保护他。
   
    “我这是脑子在想什么啊……”金苦着一张脸,在一片群魔乱舞之中,压低身子走进了后台。

        格瑞坐在吧台昏暗处,银色的发丝垂至耳畔,领口大开至胸口,锁骨处黑色的纹身隐进衬衣,隐隐露出线条优美的胸肌。他看了看金消失的地方,看向缓缓走来的某人。

       嘉德罗斯漫不经心地向吧台走来,金发灿烂得炫目,同色的眼眸却始终盯着格瑞,嘴唇红得艳丽。上衣仿佛被斩断般露出少年柔韧的腰身和延伸进短裤里的人鱼线。

       “请我喝酒吧,格瑞。”
吧台上的人转过身,腰好白,叫了两杯牛奶。
嘉德罗斯上前,“牛奶?”格瑞端起牛奶放至唇边,嘉德罗斯低头看着那奶白衬着的黑色指甲,突然凑上前,脸颊擦过发丝,从他的杯子里嘬了一大口奶。“你……!”格瑞“啪”地放下牛奶,皱起淡色的眉毛。嘉德罗斯伸出艳红的舌头,舔过唇瓣,咧嘴一笑,“多谢款待。”

       “啊,开始了。”

       “啪。”灯光在舞台上打开,鼓点声和主唱沙哑的声音响起,舞者们跟着节奏摇摆身体。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一脸阳光舞姿生疏的金了。隐隐还能听到台下不少对他的议论。
  
     “……天呐天呐好多变态……”金尽力维持脸上僵硬的笑意,心里飞过一串乱码,总有人在他身后蹭蹭蹭,“……救命啊……”手脚越来越僵硬。

       “……”格瑞望着台上,眉毛越皱越紧,“渣渣,吓傻了吧。”嘉德罗斯好整以暇地看着格瑞的表情,却在看见被人掐了一把屁股,吓得左脚绊右脚的金时忍不住大笑出声,身边的格瑞攥紧了拳头,转头瞪了他一眼,“好好看着。”一手撑上吧台,嘉德罗斯纵身一跳。

       “你在干嘛!”格瑞连忙拉住他,生气地低声问到。

       “救救你的‘好-朋-友’。”他满意地看到格瑞眼里印着的他的身影,转身钻进了人群。

      “诶诶,你…你怎么……”金看到人群中摩西分海般走来的金发未成年出现在他面前,惊讶到目瞪口呆。“傻逼。”嘉德罗斯勾唇一笑,一脚蹬掉某个手脚不老实的,拉过金就跳了起来。
 
       “哦哦!!”现场气氛立马热烈了起来,爆发出一片喧哗。

        他紧贴着金,鎏金色的双眼饶有兴味地盯着金烧红的脸庞,“跟着跳,渣渣。”他低声说,柔韧的腰肢暧昧地蹭着金的身体,满意地看到他顿时浑身一僵。

        音乐不停,他跟着节奏转到金的身后,眼神穿过躁动沸腾的人群,直对上那此时正波涛汹涌的紫罗兰色眼眸。
 

      “看着我。”


﹏﹏﹏﹏﹏﹏﹏﹏
此时一群人破门而入,大喊“未成年人不得进入酒吧!!”
带走金毛二人组,格瑞,卒。

开玩笑( ー̀εー́ )

超危险关系

       〈序〉
       拿着一叠文书,丹尼尔走进房间,白色的衣摆抚过门扉。
       “丹尼尔大人好。”
       “丹尼尔大人。”
        房间里响起此起彼伏的问候。
       “嗯。”丹尼尔微微点头,长腿一迈,走至某个还在睡的大爷的桌前。
       “老大……”坐在一旁的雷德连忙出声,丹尼尔已经用手指敲了敲桌,“嘉德罗斯。”双臂抱在怀里,脸颊上的星星都半埋进围巾,嘉德罗斯瞬间睁开双眼。
       “有个任务需要你完成。”丹尼尔将文件放在桌上,“哦?”嘉德罗斯顿时来了兴趣,他拿起文件快速翻阅了一遍又马上甩在桌上,“啧,就这种垃圾任务?”金色的眼里全是不满,“还有金,带他长长见识。”
       “什么?”嘉德罗斯还没说话,房间那头的格瑞突然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问“金只是个新人,为什么要和他出任务?”
       “这是金自己要求的,上面也已批准。”丹尼尔解释道,“这个任务有特殊要求,他是个合适的人选。”
       “哼,是吗?”嘉德罗斯看着格瑞那紧张的样子,却挑起了嘴角,“渣渣就是渣渣,那本大爷就带他一程。”
       “那好,资料你自己看,金会来找你的。”丹尼尔正想离开,格瑞立马拦住,“我也去。”紫色的双眼却紧盯着嘉德罗斯。
       “这…”丹尼尔想了想,最近似乎没什么大任务“可以,任务特殊,记得好好看下资料。”
       “是。”
       当格瑞抬起头时,便看见嘉德罗斯略显稚气的脸上那抹嚣张的笑意。
       他注视着那灿烂的金色,掀了掀唇,“嘁。”



﹏﹏﹏﹏﹏﹏
先放段试试,大概是金瑞嘉出任务,然后螺丝可劲儿撩格瑞,可劲儿作死(雾),金小天使不明觉厉,然后格瑞怒(欲)火max的故事吧ԅ(¯ㅂ¯ԅ)
文笔不好,两人之间火花四射姬情满满(性)张力十足的场面完全写不出啊ԅ(¯﹃¯ԅ)